首页 “中国人几乎把钱都放在储蓄和房地产上,所以投资组合就由储蓄和房地产组成”。达利欧认为,股票是实现一个平衡的投资组合重要的一环,要学会与其打交道。他认为,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并且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去杠杆和重组的阶段,会使得资本被更有效地利用”,达利欧强调,一个优美的去杠杆化的关键在于如何做好平衡,让经济不出现过分的低迷,和过度的通胀。

“中国人几乎把钱都放在储蓄和房地产上,所以投资组合就由储蓄和房地产组成”。达利欧认为,股票是实现一个平衡的投资组合重要的一环,要学会与其打交道。他认为,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并且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去杠杆和重组的阶段,会使得资本被更有效地利用”,达利欧强调,一个优美的去杠杆化的关键在于如何做好平衡,让经济不出现过分的低迷,和过度的通胀。

金融小二哥 2022-01-27 04:01:12 0 219

编者按:瑞·达利欧(Ray Dalio),美国桥水投资公司创始人、联席首席投资官和联席主席。

他出生于纽约长岛一个非常普通的中产家庭,26岁时在自己的两居室公寓内创办了桥水。经过近50年的发展,桥水跻身美国重要私营公司榜单第五位(《财富》杂志)。

2018年,达利欧基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而撰写的《原则》一书在中国大陆上市当年即畅销百万册,登上各大商业畅销书榜。他相信,绝大多数事情都是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发生的,所以通过研究事物的规律,人们可以理解事物背后的因果关系,并制定妥善应对的原则。

达利欧告诉凤凰网财经《封面》,人们往往花太多时间去研究已知的事情,而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未知比已知要多且重要,一个人如果能够了解这一点,并且通过学习历史的经验来妥善处理投资组合,他就能够以可持续的方式降低投资风险,同时不会降低投资回报率。

“中国人几乎把钱都放在储蓄和房地产上,所以投资组合就由储蓄和房地产组成”。达利欧认为,股票是实现一个平衡的投资组合重要的一环,要学会与其打交道。

他在自己另一本著作《债务危机》中,通过三部分内容阐述了债务危机及其应对原则,凭借这些原则,桥水在其他机构受困于危机的情况下,得以准确预见事态发展,并安然度过危机。

作为成功驾驭危机的极少数人之一,达利欧在与凤凰网财经《封面》对话过程中提供了他的非常规视角。

他认为,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并且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去杠杆和重组的阶段,会使得资本被更有效地利用”,达利欧强调,一个优美的去杠杆化的关键在于如何做好平衡,让经济不出现过分的低迷,和过度的通胀。

尽管2021年房地产销售规模再创新高,但毫无疑问,房地产行业已经告别高增长、高运转态势。对于中国当前房地产行业现状,达利欧认为这是一个资源重新配置的过程,并没有出现值得长期担忧的问题。

“长远来说,这是一个很健康的转换。有些领域有盈余是一种浪费,把这些盈余转移到其他地方将有利于人们提高生活质量。有时候你不能只看数量的增长,而是要看质量的增长”。

而从个人角度来说,达利欧指出,避免债务危机最重要的是,要谨慎地借钱给别人。

对话桥水创始人达利欧: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凤凰《封面》

以下为凤凰网财经《封面》对话瑞·达利欧(Ray Dalio)实录:

1、未知比已知更重要

《封面》:从《原则》到《债务危机》体现出您对规律性的偏好。反观现实,金融市场动荡多变,疫情爆发也是不可预知的,周期、原则理念如何与现实世界相融?

瑞·达利欧:纵观历史总有一些固定模式,发生的事情都有原因。这些发生过的模式,就像医生的医疗案例一样可供学习。但很多时候,很多要紧之事,在生命中只会遇到一次。

曾经让我感到很惊讶的事情,不是在我有生之年发生的,而是在历史上发生的。所以我认为,学习历史模式及生命周期,然后去理解其中的重要关联,是很重要的,这当中,我们未知的部分,比我们已知的更重要。

我认为人们花太多时间去研究已知的事情,而没有意识到他们未知的事情比他们已知的事情要多,如何处理未知事物是非常重要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构建多元化的投资组合。一旦一个人了解这些,他就能够以可持续的方式降低投资风险,同时不会降低投资回报率。

我在《原则》中想传递的一点就是,我发现了投资的“圣杯”,就是要找到5-15个好的互相不具备关联性的投资(创建自己的投资组合)。通过运营这样的投资组合,可以降低80%的风险,但不会降低投资回报率。

所以针对你的问题,我的答案就是:世界的确是很动荡,并且充满不确定性,但这种动荡不是随机的。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看投资,有一个上行,必定存在另一个下行,改变的只是相对财富,财富整体并不会遭到很大破坏。比如当股市下行,好的国债就会大幅度上扬。而当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开始,那么债券价格就会下降。所以你如果了解如何在投资组合里找到平衡,你就会有能力规避风险,并实现良好的收益率。

对话桥水创始人达利欧: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凤凰《封面》

2、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

《封面》:您在书中提到债务危机是一个完整的程序,它可能持续60天,但是它的影响将持续12年。中国现在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瑞·达利欧:中国现在基本上是处于债务重组的阶段,处于一个很好的阶段。

中国在不到十年前,五大银行纷纷向国有企业提供贷款,这相当于是一种政府担保,而那时候还没有出现许多债务问题。而现在,是去杠杆和重组的阶段,这将导致资本被更有效地利用。

具体来说,当债务是以本地货币计价,债权人、债务人都在内部,债务就是可控的。不良债务危机发生的情况则是,人们在没有监管或者进行重组的时候仍然大举借债。因为一个人的债务,就是另一个人的资产,当这些资产价格下行或者资不抵债,就意味着这个债务的持有者会被影响,这会产生通货紧缩的自我强化机制(编者注:在市场经济中,通货紧缩一旦发生,就会不断派生出新的通货紧缩,从而加重通货紧缩对经济的危害)。一个信贷紧缩的债务危机是非常糟糕,非常痛苦的。

有时候你会看到另一种类型的重组,也就是将债务的数量分散到更长的时间内,或者以更低利率偿还。拉长偿还期之后,使他们有债务货币化的能力。所以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它愿意,都可以通过印钞来解决债务危机的问题,所以债务危机是可管理的,但是它们会产生不同的影响。

债务危机一开始通常会出现通货紧缩,因为你出售资产,人民没有足够的钱,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财务危机,就会出现通货紧缩。而最后阶段出现的是通货膨胀,因为你需要印更多钞票(来解决债务危机)。

所以就像我书中提到的,一个完美的去杠杆化的关键在于如何做好平衡,让经济不出现过分的低迷,和过度的通胀。

对话桥水创始人达利欧: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凤凰《封面》

3、人们购入大量房地产并且闲置它们,这是对资产的浪费

瑞·达利欧:我想要强调的是,债务问题对经济有益,而不是对经济有害。

人们没有意识到,是因为他们当时很痛苦。当泡沫来临,很多货币和信贷涌入资产,但是都白白浪费了。比较常见的是在房地产领域,因为这是人们投机的资产,他们购入大量房地产,并且闲置它们,这是对资产的浪费。美国2006年和2007年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并导致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债务重组的过程以及采取的措施,是为了使得资源重新定向,朝着更具生产力的用途发展,这不需要持续多久,几个月或一年。所以这样的情况(通过债务重组解决债务问题)比制造过度的债务要更加健康。

人们向往拿到很多钱和贷款,这样就可以借款开Party(庆祝会),这看起来很棒。但是当钱要被收回,就很痛苦。而金融市场的重新配置过程似乎很痛苦,但确实是更健康的过程。

《封面》:所以中国正处在债务非常关键的时期对吗?

瑞·达利欧:中国正在经历债务重组,我相信它会通过重组实现更好的经济环境。

4、普通人应该学会谨慎借钱给人

《封面》:对于普通投资人来说,在面对债务问题时,他们付出的代价可能会很大。您能为普通投资人提供债务处理的建议吗?

瑞·达利欧:听起来可能很残忍,但债务危机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处理道德风险问题。

如果每个人都不会有金钱和债券的亏损,我们都会不经意间就借钱给别人。所以过于随意地借钱给别人必须承担后果,人们对此应该有警觉。但是这个过程也是一次教训。

也就是说,普通人在某种程度上,必须免于承受无法承担的后果。在学习的过程中,感受到一些刺痛是好事,这样可以在未来更谨慎放贷。

平衡是关键,也要意识到周转意味着改变。例如先持有资产的人,如果陷入财务危机,他们会倾向以更低的价格变卖他们的资产,这就为更谨慎的买家提供了更好的机会。他们可以用更少的钱购入这些资产,同时对其进行资产的重新配置,使其投入更有生产力的方向,而不是闲置在那里造成资源浪费。

对话桥水创始人达利欧: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凤凰《封面》

5、我对中国房地产市场没有长远担忧

《封面》:中国的一些房地产企业您正处于债务危机中,您对于中国当前的房地产市场有担忧吗?

瑞·达利欧: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担忧,长远担忧我一点都没有。

我认为修正和调整是过程的一部分。当然它会引起一部分经济政策趋于谨慎,比如房地产借贷会走下坡路,这也会影响到拥有房地产的人们。但是这些资源会被再分配到其他刺激生产的地方,这是资源转换的一部分。

长远来说,这是很健康的转换。有些领域有盈余是一种浪费,转移到其他地方将提高生活质量。你不能只看数量的增长,要看质量的增长。

当然今年房地产行业在增长数量上肯定不及预期,尤其是今年早期。但是增长的质量有落实,我希望质量和数量都可以有所调整,找到其中的平衡。

《封面》:但是我们确实看到了许多房地产企业非常努力,也无法承担还款义务,中国房地产市场非常特殊,有人担心这将引发整个经济系统危机。您是如何看待的?

瑞·达利欧:我从1984年起就在观察中国金融市场和经济的变化,中国人几乎把钱都放在储蓄和房地产上,所以投资组合就由储蓄和房地产组成。

当过去五大银行只放贷给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时,信贷都集中在上层,许多中小企业得不到贷款。后来,我看到信贷市场的回归和开拓,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还不足以达到平衡的投资组合。

股票是(实现平衡的投资组合)很重要的一环,如何与其打交道也很重要。在早期我看到更多的是典型的投机现象,很多人在股市鲁莽投机,就像现在的房地产市场一样。

对话桥水创始人达利欧: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凤凰《封面》

6、中美关系仍处于冲突之中,这是我最担心的

《封面》:在不久前举行的中央经济会议中,您对于其中提到的中国政策最关心什么?

瑞·达利欧:我最担心的就是中美关系还处于冲突之中。

我相信这是好的健康的事。竞争有时候被称为战争,贸易战、技术战、地缘政治战,也有可能爆发军事战。我希望两国政策致力于和平,因为和平对于两国、对于整个世界创造相互竞争又繁荣的环境,使世界及其公民变得更美好,都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愿景是很乐观的,但是最让我担心的还是冲突类型。

我要说双边理解与共情、互相尊重对方独特的处理事情的方式,还有和平繁荣,都是首要目标。然后学习历史,明白冲突与战争都是极其可怖的,两边政府都应牢记于心。

我研究了过去500年的历史,这些都在周期里,和平与战争周期、内部与外部周期、秩序和混乱周期,他们都是周期性发生的。我希望我们记得这些,并且在内心里理解它。因为这一代每一个人,没有处于最糟困境的经历,我们处于的这个世界,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潜力,同时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危机。

今年1月,他的新书《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中文版面世。在这本书中,瑞·达利欧探究的是社会和世界的运行规律和原则,他考察了500年财富和权力的所有重大变化背后反复出现的模式和因果关系。他认为在这些变化背后存在着永恒普适的规律。通过考察许多相互关联的历史事件,可以看到这些变化的典型模式、规律、周期和因果关系,并以此为基础推断未来。

对话桥水创始人达利欧: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凤凰《封面》

金融 · 美国 · 银行 · 理解 · 监管 ·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