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上市,是否会和快狗打车一样面临尴尬局面?

货拉拉上市,是否会和快狗打车一样面临尴尬局面?

近日,货拉拉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上市主体为拉拉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由高盛、美银证券和摩根大通共同担任保荐人。

2021年就有传闻货拉拉将赴美IPO,但并未见到其实际行动。竞争对手快狗打车(02246. HK)则抢先一步,于2022年6月拿走了同城货运第一股的名头。如今,货拉拉也正式冲刺上市。

对于货拉拉而言,上市是否一招好棋饱受质疑。要知道,快狗打车在资本市场并不风光,甚至可以用惨淡来形容。自上市以来,快狗打车股价不断下跌,从上市首日的百亿港元已蒸发至仅剩9亿多港元。

货拉拉会重蹈覆辙吗?

一个更大的故事

货拉拉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公司营收分别为5.29亿美元、8.45亿美元、10.36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9.9%;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55亿美元、-6.31亿美元、5323万美元。2022年实现了货拉拉成立以来的首次盈利。

货拉拉在招股书中表示,2020、2021年过往亏损主要是由于公司在规模扩张、用户增长等方面进行了持续大额投资。虽然造成了亏损,但也给货拉拉带来了一定的市场领先地位。

招股书显示,货拉拉的全球GTV由2020年的37.32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73.07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9.9%。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截至2022年上半年,货拉拉是全球闭环货运交易总值(GTV)最大的物流交易平台,也是全球闭环货运GTV最大的同城物流交易平台,还是全球平均月活商户最大的物流交易平台以及全球已完成订单数量最大的物流交易平台。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对2021年中国线上同城物流交易额的统计,货拉拉的市场份额达到52.8%,占据了半壁江山,而滴滴货运、快狗打车位列第二、第三名,市场份额仅有5.5%和3.2%。

不过,相比于快狗打车聚焦于同城货运业务,货拉拉显然想向资本市场讲一个更大的故事。

货拉拉在招股书中将中国境内业务主要分为三大块,分别为货运平台服务、多元化物流服务以及增值服务。其中,多元化物流服务包括综合企业服务、零担服务、搬家服务;增值服务则主要为车辆租售服务、能源服务及信贷解决方案。

货拉拉还在招股书的“竞争格局”篇章中对标了五家公司,业务涉及整车货运、跨城货运、同城货运、即时配送等多个细分领域。有媒体猜测,这五家对标公司名单或许包含满帮、快狗打车、滴滴打车等。

那么,这个“更大的故事”能否成立呢?

从营收来看,货运平台服务是整体营收的支柱,2020年占比达到43.3%,2022年则增长至54.7%。多元化物流服务营收占比微弱下调,基本上保持在30%左右。增值服务营收占比则出现了较大程度的下滑,由2020年的13.4%降为6.7%,还比不上境外收入

从GTV这一指标来看,货运平台服务GTV也遥遥领先于多元化物流服务GTV。2022年,中国境内货运GTV达62.08亿元,其中货运平台服务GTV达58.51亿元,占比高达94.25%。

此外,毛利率方面,货运平台服务对业绩的贡献也更为突出,该服务的毛利率由2020年的66.8%增加至2022年的74.3%。2022年,多元化物流服务的毛利率为18%,增值服务毛利率为44.3%,虽然较往年都有提升,但依然与货运平台服务这一主营业务存在不小差距。整体来看,货拉拉的毛利率逐步增长,2020-2022年分别为38.5%、39.4%以及53.7%。

sitemap